李良榮談“新常態下的輿情和輿情研究”

發稿時間:2016-11-13瀏覽次數:2734

“李良榮老師的國家治理研究中心彙集了復旦大學各個層面的精英,無論是政治學的、社會學的、法學的還是新聞學的。他的中心的報 告做的都非常深入。”安徽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姜紅教授介紹到,身旁坐着的是復旦大學新聞學教授復旦大學傳播與國家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李良榮老師。

2016年11月12日上午,李良榮教授作為第四屆輿情與社會發展論壇嘉賓發表了題為“新常態下的輿情和輿情研究”的演講。在22分鐘言簡意賅的演講中,他着重闡明瞭中國網絡的一些新的業態和生態以及網絡輿情的轉向問題。

演講首先闡明瞭網絡輿情的重要性,“網絡輿情在一定程度上,即在特定時期、特定場合上,顯示着中國的民意、民情、民心走向,折射着中國的政治走向和經濟發展趨勢,社會矛盾和衝撞膨化的趨向。”這就深刻影響了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的決策,也不斷的刺激着每個人的神經。並且,李良榮認為基於網絡輿情的重要性,國家現期十分重視社會輿論,這也是一個新的網絡業態趨向。

但同時他指出,網絡輿情在更大程度、更多事件上,是各種力量的博弈。換句話來説,網絡輿情在當今更像一個“輿論場”——是各種力量相互對峙、擠壓的博弈場。有政府的“一元意志”和和網民多元化需求的衝突有政府的意志和資本追求的博弈有各個資本之間的殘酷廝殺有政府和各種社會力量的對決。所以説,在網絡輿情世界的背後,我們可以看出形形色色的“操盤手”。“我做的方方面面的案例表明,幾乎每個公眾輿論事件的背後都有各種力量的博弈。都有不同的操盤手,並且民意也不一定代表着正確。這就是網絡輿情的複雜性。

李良榮教授在最近所做的研究中發現,從去年下半年尤其是今年以來,網絡輿情呈現出一種全新的業態和生態,這大概可以總結為五個方面:網民訴求重心改變;網絡輿論越來越趨向激化、兩極化;網絡上的大V、中V轉型自媒體;中產階級走出微信,走向微博等公眾媒體;網絡輿情平台從“客房政治”到“廣場政治”和“社交媒體”

第一個方面,網民訴求重心改變。“民生、民權、民粹這是大家所關注的事情”。所謂的民生主要就是教育、食品安全、社會治安等等,這其中,教育是網民最關注的事情。而民權就是捍衞個人的權利,再加上民粹的思潮。這三股潮流歸結到一點,就是“安全”:人身的安全,工作的安全,財產的安全。所以安全是各路網民的第一訴求點。有訴求就代表着缺失,人們對於安全感的訴求暴露出人們安全感的缺失。北京師範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執行院長喻國明教授,在2011年也提出過網民社會安全感的缺失問題。當時,喻國明教授就“百度搜索風雲榜網民對動車事故、渤海灣漏油等一系列事件的搜索和追問”提網民安全感缺失的問題。中國人民大學輿論研究所也針對這一事件作出過明確闡述,暴露出的是在經濟飛速發展的今天,既怕被傷害又期待的脆弱的社會安全感

第二個方面,現在的網絡輿論越來越趨向激化、兩極化:堅決反對和堅決支持。幾乎在一切重大的選項上都有兩種態度的對決。這不能簡單地説是左還是右,但是兩種態度的激化、對決、對立幾乎在一切問題上都爆發出來,現在的網絡上爭論不斷,爭吵不斷,任何問題,一邊倒的情況很少。這可以與李良榮關於新輿態的第五個方面聯繫起來,網絡輿論趨向兩極化,“三低羣體”是主力軍。在充滿戾氣的輿論場中,以中產階級為代表的較為理性的言論被淹沒,而這羣相對理性的人羣也不願意加入如“公共廁所”般的“廣場政治”中,選擇退出或遠離,去微信等社交媒體中。

第三個方面,網絡大V、中V轉型,其中很大部分轉向自媒體,自媒體必然帶來商業化,從而引發一股新的潮流——公知和資本的結合,構成了一個輿論發展新的趨向。過去大V們在網絡上的操作基本都是業餘行為,而轉變為自媒體後,他們就是以為生,不再是一種“業餘行為”,而是一種“擇業行為”,他的生存就是靠自媒體,自媒體要生存下去,不得不走向商業化,就要依靠雄厚的財團資本。“按照現在在上海的我所瞭解的,有30、40萬鐵桿粉絲的大V一年的收入在一百多萬左右,他們一定是要投身資本,例如獲取廣告收入等等。那麼他不得不自覺或不自覺地入資本集團。這樣就形成了公知和資本的結合,”李良榮説。

而這些自媒體和政府之間的對抗色彩也開始減少,因為他的前提是必鬚生存但是,自媒體和資本的聯手也帶來問題——資本家越來越滲透到網絡輿情中,在某種程度上,資本對網絡輿情的控制將會越來越嚴重。所以,在許許多多事件背後,都有資本的操盤手,資本在某種程度上掌控着輿論場同時自媒體為了吸引眼球,在時政上不再和過去一樣抨擊政府來號召網民和他的粉絲他們越來越精耕細作某個領域,不斷地策劃各種各樣的事件所以,網絡上各種事件的操作、炒作不斷。李良榮認為這個新的動向對我們網絡生態會帶來怎樣的變化,是非常值得關注的課題。

第四個方面,以雷洋事件為標誌,中產階級走出微信,走向微博等公眾媒體。中產階級逐步取代“三低”人羣——低年齡、低收入、低學歷成為公眾媒體的主力軍。以三低人羣為主的公眾媒體被李良榮稱作是廣場政治草民狂歡。雷洋事件充分顯示出中國中產階級的焦慮——對生命安全的焦慮、對財產的焦慮,他們感受到需要維護他們自身的利益,所以他們開始發聲。過去的他們躲在微信裏,教授微信稱作是“客廳政治”——他們抱團取暖,而現在需要走出微信這個小圈,走向社會的大平台,來大聲疾呼尋求他們的自身利益。這一網絡生態的變化,會使網絡更加理性,但也會“衝”的更加激烈。

第五個方面網絡輿情平台從最早的論壇、博客為主,即“客房政治”——一批社會精英在書房裏書寫他們的言論來引起社會關注,(“孫志剛案件”就是最典型的代表)。到以微博“三低人羣為主的”廣場政治”和聚集着不願意去三低人羣為主的微博的中產階級的微信。從現在的趨勢看,微信實際上真正是“社交媒體”,微博其實是公共媒體。網絡輿情從過去以新浪微博為主到現在多平台、多主體共同影響着輿情的走勢。並且越來越多的運用視頻,即視頻政治——“無視頻不新聞,無翻轉不新聞”,現在無視頻就構不成輿論,多媒體的運用對網絡輿情的走向產生了巨大的轉折意義。而如今火爆的草根直播浪潮也印證了視頻對傳播的積極影響。

最後,李良榮教授對大學網絡輿情研究提出幾點建議,第一個是要保持自己的獨立性,第二點是要有思想。“這個時代,信息是過剩的,思想是稀缺的。”李教授説獨立性是指要有深刻的思想,大學做網絡輿情要以學術為背景,以思想分析作為我們賴以生存的一種研究,這樣,我們大學的網絡輿情研究才是有生命力的。

責任編輯:孫彥多